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人油月餅

 “快嘗嘗,這是我好不容易才買到的新鮮月餅。”妻子把切好的月餅端到丈夫王強的面前親昵地說。
  
  王強接過月餅只覺一股從未聞過的香味直沁肺腑,格外誘人。他將月餅丟在嘴裏大口大口地咀嚼著說:“嗯,真的很好吃,比往年的都香。好吃!來你也來一塊。”
  
  妻子爬上床躺到王強的身邊說:“今年這種月餅都賣瘋了,聽說都賣斷貨了。”
  
  “呵呵那廠家可是好好地賺了一筆喲!嗯,我咋覺得吃了還想吃呀,該不是裏面放了罌粟之類的東西吧?要是那樣我可要抓他了。”
  
  “你看你,三句話就離不了本行,不就是個公安局的破偵察員嗎?吃個月餅都想這想那的,掃興。不給你吃了,睡覺。”
  
  妻子說完拱進了毛巾被裏,順手關上了臺燈。王強也自覺沒趣,自顧自地睡在了一邊。
  
  “嗚嗚嗚,我們苦啊!嗚嗚嗚。”隱隱約約王強好像聽到了哭訴聲。
  
  “嗚嗚嗚,我們死了也不得安寧呀,你們太殘忍了呀,嗚嗚嗚。”這一次王強可聽得清清楚楚確實是有人在他的房子裏哭訴。他趕緊從枕頭下摸出手槍,嘩的一聲上了膛。
  
  “嗚嗚嗚,你別拿槍來嚇唬我們,我們是刀槍不入的。嗚嗚嗚。”
  
  “看來還真的是沖著我來的呢!好呀,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是些啥東西,竟敢到我家裏來報復鬧事。”王強邊想邊起身端著槍朝臥室外走。
  
  來到客廳,王強借著從窗口照進來的月光四處搜索著。突然王強覺得一股冷氣從腳下升起,他不禁打了個寒戰。
  
  “嗚嗚嗚,你出來了就好,你賠我們的油來。嗚嗚嗚。”
  
  話音剛落,王強就見一團白霧從窗口飄了進來,客廳裏頓時一片朦朧。寒風也吹得他開始打起抖來,槍也差不多拿不穩。
  
  “你剛才是不是吃了月餅?”一個夜貓子樣的聲音問。
  
  “沒錯,吃了呀,那是我老婆花錢買的,我難道不能吃麼?”王強不明白自己吃月餅關他們什麼事。
  
  “好,承認了那就要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了。”夜貓子聲音又響了起來。
  
  王強想:“怪事,從來都是自己對別人說跟我走一趟,可今天倒有人叫自己跟他走一趟,不行,不能跟他們走,還不知道對方是什麼底細,要是上了當可要出大事呢!”
  
  主意一定王強說:“行呀,要我跟你們走可以,那也得讓我穿件衣服吧,你們沒看到我凍得直發抖嗎?”
  
  王強冷是真的,但他還是想趁穿衣服的機會給局裏報個警。剛才起來時只顧得拿了槍,沒顧得上拿通訊工具。
  
  “廢什麼話,一會出去就不冷了,起!”
  
  隨著夜貓子聲音的一聲“起”,王強只覺得身體飄了起來耳邊風聲呼呼作響。王強從來不信鬼神,不信妖怪。可現在腦子裏卻閃現出兩個字“鬼怪”。
  
  片刻工夫,王強被帶到一處大殿內,王強只覺得寒氣撲面,陰風嗖嗖。舉目四看到處都是若明若暗星星點點的紅煙綠火,昏昏暗暗什麼也看不清楚。耳中只聽得四處淒淒慘慘的短哭長嚎。
  
  “點亮油燈,閻王升殿羅!”
  
  隨著一聲長喝,王強頭頂的燈一下子亮了起來,王強這才看到殿內到處都在施刑。有恃強淩弱欺男霸女者,正在扒皮抽筋;有奪權謀利貪贓枉法者,開腸扒肚洗腸換心;殺人放火劫道搶劫者,油煎火熬;造假坑人者,吊筋抽骨;虐待父母者,挖眼割舌。
  
  “大膽王強,你可知罪?”正當王強看得膽戰心驚時,傳來了一聲大喝。
  
  “我不知有什麼罪,也不知為何把我帶來你這裏。”王強料想上面坐的就是傳說中的閻王,大聲地說。
  
  “你今天可曾吃過月餅?”
  
  “吃過,那是我妻子自己掏錢買的,難道我不能吃麼?”王強反問道。
  
  “當然不能吃,我要是說出來,恐怕你吐都吐不及,那裏面有你們不該吃的東西!”
  
  “那你也不該把我抓來呀?你應該去抓那做月餅的呀?”
  
  “唉,可惜那些人我管不著,那是你管的事,今天之所以把你請來就是要托你辦一件案,既是為你們人除害也是為我轄下的鬼申冤!”
  
  王強聽後忙說:“哦?難道這月餅裏頭還有什麼案情不成?”
  
  “你來看看就明白了”
  
  閻王說完在上面一揮手,城郊的火葬場出現在了王強的面前。只見一個工人正從焚屍爐下拖出一個大鐵盤,將盤中的油倒進一個大鐵桶裏。
  
  閻王又一揮手,王強看到的全不見了。閻王說:“那盤子裏是火化死屍時流出來的人油,本來這人油對燙傷、燒傷、跌打刀傷、止痛消炎有奇效,沒想到現在竟被不良廠家弄到月餅裏去了,你吃的那月餅裏就摻有人油!”
  
  “哇哇,哇,哇。”王強一聽閻王的話頓時大聲吐了起來。
  
  “好了,剩下的事就是你的事了。去吧,我會為你記上一功的!”
  
  不久,王強偵破了建國以來的第一宗人油月餅案。這一年的中秋,王強所在城市的人沒有一個敢再吃月餅了!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