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花開花滅-3

那男人說,我找到了你,因為你是我最後的心願。然後,在那個夜晚,我隨那男人去他的畫室。我不用在這裏描述畫室的簡陋,只想說我在面對那些散佈在畫室每一處的作品時的震驚。無數的男人和女人,他們的肢體四分五裂,但身體的每一處上都有性的標誌和鮮豔的血。那血的顏色也不再都是紅色,它們流淌出各種顏色來裝點蒼白得失真的身體。最讓我驚訝的一幅畫上有一只白色的瓷碟,就是我們在飯店裏最常見的那種,瓷碟邊上放著刀叉,刀叉邊上還有很多明顯因饑餓而顯得營養不良的男人和女人。在瓷碟裏,並排擺放著男人和女人的器官,雖然已經扭曲變形,但我們可以看見男人的陽具仍然挺立,女人的花朵仍然鮮紅且濕潤。我的身體溫熱起來,那男人在我的耳邊說,你看到了什麼?我看到了什麼?我的鮮血淌成河流,我的軀
返回列表